保健知识

搜索:

当前位置:哈尔滨上门按摩 > 保健知识 >

窗外是呼啸的寒风而我见她这一刻心里温暖如春

高中以后,慢慢练出酒量。躲酒敬酒游刃有余。而我总在这样酒杯的碰撞声,或者觥筹交错的光影里,总会想起刘旭,那个爱喝啤酒的男孩。
 
刘旭是我弟,异父异母的亲弟弟。
 
第一次看见刘旭,是开学第一个周六晚上。由于是刚刚开学,班里仅仅寥寥的坐着几个人。我坐在最后一排看书,抬起头整个班级尽在目光之下。而刘旭坐在与我平行的位置,他面前坐着一个女生絮絮叨叨的回过头对他讲话,而他的眉目紧锁,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显然是不喜欢女生打扰他的学习。
 
说实话那时候他给我的第一眼感觉就是觉得特有流氓浑然天成的气质。斜斜的刘海盖住半边脸,头发染成金黄。不是杀马特,却藏不住一股痞气。
 
学校后来统一分宿舍。他和我分到一个寝室。上下铺要比其他舍友走的比较近。
 
对刘旭的第一眼似乎是错觉,给人的印象等到实际接触时却是颠倒的。
 
刘旭不流氓,他比较娘。
 
当时刚刚步入青春期,都是一群比较饥渴而好奇的大老爷们。有男生的地方便免不了谈论女生,宿舍的县委自称是这方面的专家,对欣赏女生有独特的见解。往往是他一个人对某个女生各方面的解读,一群爷们在下面符合。但也有不参与这个话题的,便是我和刘旭。
 
我不参与讨论是因为我比较单纯。他们谈论女生时我总是蒙住被子,感觉这种是事害羞,是不健康的,宿舍的都是坏孩子。(好了,编不下去了。)
 
而刘旭也不做声。他不做声的原因有二:第一,他插不上话。第二,他不喜欢女人。
 
之所以说他不喜欢女人。因为,他向我表白了。
 
在那天晚自习放学,照常回到宿舍。那天的宿舍依旧喧闹,张抗照旧扶着床柱跳钢管舞,县委还是在灯下写他的第一本书《女人论》,杨志强仍在用玩具望远镜偷看对面的女生宿舍。我向往常一样,去窗台拿我茶杯刷牙。可刚到窗台时便感到有人从背后抱住我。
 
“我做你的女人吧。”
 
刘旭的告白让我有些猝不及防。我说你表白也该选个人少的地方呗,再说我这样一个优质的少年,和你在一起,会不会辜负天下少女的芳心。
 
整个宿舍跳舞的也不跳了,书也不写了,也不偷窥了。在那瞎起哄,毕竟世上多一对基友,众屌丝便少一分竞争压力,所以一宿舍的都在送祝福。
 
那时我和他并不熟,就这样被他亲昵的抱着。虽知道是玩笑,但还是有些不自在,不过一瞬间,却能把人的心与心的距离拉得很近。
 
但若干年后回首当时,想起我们玩到一起的初衷,不过是因为我暗恋他座位前面的女生。
 
年少时的自卑与羞涩现在谈起不免矫情。那种喜欢化为行动便是接近她亲近的人,当时能和刘旭玩到一块免不了这一块的私心。
 
每个人暗恋的原因可能不一样,但关于我的暗恋,还是第一眼。
 
关于最早的惊鸿一面,是在开学的第一晚。
 
那时班主任还没到班,对新的班主任很是期待,于是时不时的往外看,结果便看见姗姗来迟的她。
 
穿一件浅灰色外套,留着马尾齐刘海,表情看不出悲喜。
 
彼时灯光冷亮,窗外是呼啸的寒风,而我见她这一刻,心里温暖如春。
 
而刘旭就坐在她后面。我当时十分艳羡他。他可以闻到她飘着香味的发丝,他可以与她一块讨论刚刚做的数学题,他可以看见她回眸时嘴角微微浮现的婉约笑意。
 
当时的第一面应该还谈不上喜欢,可能是第一面的感觉过于美好。
 
后来与县委谈论起班里女生时便提到她。县委一脸不屑的说“你咋这眼光?”我喜欢的女生是一种清风明月的感觉,而他是一标准男人的眼光来看女生,什么肤白胸不平的那种。而那个女生的确是胸平肤不白。
 
那时候刘旭也直到我喜欢她,一块吃饭的时候给我讲她的事。他沿着那条花园的边缘慢慢走,夕阳将影子拉的很长。
 
当时对于暗恋只是那种感觉让人迷恋,清冽疏离,温文尔雅,而对于她的生活却知之甚少。刘旭那天对我说她有记日记的习惯,我不以为意,但他问,你看不看。
 
对于此我真的不屑,偷看别人的日记是多么不道德行为,岂会干如此卑鄙之事。不过很可惜,我的确是如此卑鄙的人。
 
那天晚自习熄灯后,班内人都走光了。我听还指令暗示开始行动,但拿到日记本时还是犹豫了,又把日记本推给了他,让他看后告诉我。
 
我在门口给他把风,他就着走廊的灯光细细的读。走廊灯快要熄灭的时候,他从教室出来,我问他写的什么,而他却总是推辞,说讲别人的隐私不好。我靠,自己看别人的隐私就好了?而且谁提出的要看别人的日记?
 
那时候,我隐隐约约感到暗恋那个女生的人是他。
 
关于我的暗恋故事至此终结,刘旭也否认过,他喜欢胸大的。例如李芎,而事到如今我才发现,他那时候的说辞可能怕我多想。
 
因为到高二我知道,他喜欢的人是z。
 
Z是一个在长江边上长大的女孩。家的后面就是蜿蜒的长江。每到汛期时,能从后窗看到阳光下泛泛流动的磷光。
 
地处淮北,z的性格如北方女生特有的爽朗,无论与谁说话,几句话后总是“咯咯”的笑个不停。男生缘特好,那时候总有不同男生给他送糖果,奶茶一类的零食。记得圣诞节那天别人送她苹果堆满了她和她同桌的抽屉。
 
那时观念还是落后。我认为女生就该不声张,不喧闹,应该远离世俗,独揽天下风景。应该像刘旭前面那女生一样的冷冽疏离,像冰山一样无法接近。而像z那样性格特别开朗的就不庄重,不女孩。持这样观点的不止我一个,还有大个。虽看不惯z的行为,但没怎样去说,也没在谁面前提过。
 
但大个是个看见不爽就要发泄的人。他当时担任卫生委员,每天午休前都要检查地面有无垃圾。恰巧z的桌下有几片碎纸屑。大个让她扫走。班里人大都休息,大庭广众下扫地也不合适。Z说下课会扫,大个说现在就得扫,其实课后扫也没多大关系,毕竟那候没什么学生会检查卫生。但一个人想找茬,不需要什么说辞。两个人止不住战争爆发,记得大个最后骂了最后一句:“知不知道自己长得丑,还在那作!”
 
现在说起来,大个的行为确实有些过分,但我们后排的人对z大都没有好感,大个回来的时,大都拍手叫好,掌声欢迎。觉得出了一口气。
 
只是抬起头时看到z这个爱笑又活波的女孩趴在桌子上一直哭。
 
回首当时,不免羞愧,但年少轻狂,谁无过错。
 
那天晚自习放学刘旭照例和我一块走。在路上我照旧给他讲一些段子,但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符合我笑。直到走到篮球场,开始有些不平的问我:大个怎么能这样?
 
然而我把他的不平只当做随意。怎么不能这样,这样的人就该给她点教训。
 
他没有在说话,一声不吭的回到宿舍。
 
当时的确没料到刘旭会喜欢z,因为他告诉我他喜欢李芎。而我此时想到,那么漫不经心的话会给当时的他带来多大的伤害。
 
或者z有独特的亲和力,男生缘才会如此好,而刘旭暗恋的原因可能也就是因为这。
 
还在不太熟悉的时候,z就开始开玩笑的喊刘旭“妹妹”吗,而刘旭可能就是喜欢上这个姐姐的。刘旭性格优柔,在热情的女生面前就像被调戏一般。
 
而恰好如此,他性格优柔,也就恰恰需要热情的女生来弥补。
 
高二的时候,刘旭进加强班,z和我分一个班。
 
分班后他经常来班里找我,大都是一些无可厚非的小事。而与我谈话的时候,时不时漫不经心的瞄一眼我后面的窗子,因为窗子边做的是z。
 
十六七的少男少女,即使心里关满了羞涩,却总容易打开心扉住进另一个人。
 
Z喜欢的人是l。似乎在每个女孩心里总有一些留不住的过客,这些过客的版本也大都相同。L该是《匆匆那年》里的乔燃。会打篮球,成绩好,脾气也好,而且又是班长。像是影视剧经常出现的暖男。
 
只有在小说里才经常出现的人物,在生活中如神话般存在着。
 
第一学期我与l同桌,常常见她过来问l数学题。笑容云彩飞扬,眼底流光溢彩,她的喜欢对比刘旭的含蓄,总是显得更加张扬。
 
圣诞节前的平安夜,他叫我出来递给我一个包装精美的苹果。我很高兴他还记得我这个兄弟,没想到他说:“|帮我转交给z。”我不禁泪流满面,虽说兄弟已有一载,却抵不过在他心底躺了一年的女生。
 
把刘旭的苹果给l的时候,l桌上已经堆满了几个包装精美的苹果。其中有一个略显寒酸,忍不住调侃,垃圾堆里捡来的吧。
 
谁知她两眼睁开一瞪,原来的笑容满面的脸马上阴云密布:“要你管?!”,一把抓住放进抽屉里。平常的反应不是这样。
 
有些郁闷的走到座位上,l说:“谁送的,那么精致,比我那个好多了。”
 
“你哪个?”
 
“从垃圾堆捡来的那个。”
 
放学后,刘旭第一句就问我:“她反应怎样?”
 
“挺高兴的,就数你的最漂亮!”
 
他表情立马泛滥,高兴的好像z要嫁给他一样。
 
在那时我感觉挺可悲的,一个人的情绪却要靠另一个人的反应来掌控。但谁不是这样呢?
 
到操场的时候,远方升起了烟花,璀璨的烟花在半空中爆炸开来,仿佛惊艳了半边的夜空。
 
“靠,真漂亮。”我赞叹一句却没人回应,不经意的扭一下头。刘旭并没看烟花,目光盯着左手边一动不动。
 
顺着眼光看过去,z与l比肩看着天边不断升空的烟花,璀璨下,是z一脸幸福的笑脸。
 
那日满城烟花醉人,她笑容满面,他泪落成河。
 
Z的成绩不好,物理和数学是她的弱项,从高二期末便请刘旭给她补习。而刘旭自是求之不得。所以下午放学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总能看见刘旭靠在我班门口的栏杆上给z讲题。
 
无论风雨,静候佳人来。
 
刘旭给我讲起过她。那时候我们站在宿舍三楼的阳台上乘凉,皎洁的月光像水银般铺陈满地,远方的星辰如钻石耀眼,。清凉的风扫过,他的表情沉默冰凉。
 
谁都有过让人难舍的惊鸿一面,让人惊艳的粲然一笑,最令人缠绵难掩。

上一篇:当我看每次睡醒都能看着你给我做的早餐的时候

下一篇:结婚初期我们依然甜甜蜜蜜下雨天我总是叫你陪我出去走走